在路上

偶有几茎白发,心情已到中年;做了过河卒子,只能拼命向前。